然而女足拿过世界杯亚军,男足并没有进过世界杯淘汰赛!而且据我所知女足世界杯中国女足好像全部小组出线!女足还真不是朝鲜的对手,黑也要先了解了解。那你应该移民北朝鲜感受一下,郑大世在哪[大笑],又TM撕!烦够够的了!

那你去啊,大跃进时期大陆特别是农村地区推行人民公社大食堂,导致灾难性的全国大饥荒,无数人因为缺乏食物而死去。但因此死亡的人数目前尚存在较大争议,争议的范围从3000万至8000万不等。(参见以下争议章节) 不可否认的是,这场浩劫的死亡人数在所有国家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其中,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曾经表示,大饥荒四川“死了1000万人” ,这个数字与载《中国人口科学》上海交大曹树基教授的研究结论940万相吻合。 根据《张恺帆回忆录》,安徽全省1959年至1961年实际死亡人数是548万,除去正常死亡数、逃亡及失踪数等,安徽饿死约500万人。浙江的非正常死亡14.1万人。 根据丁人卜的《难忘的岁月——安徽省无为县共产风史录》,无为县1958年到1960年三年,全县982979人口中,非正常死亡和饿死了320422人,百分比为30.6。 根据张广友《抹不掉的记忆——共和国重大事件纪实》中,援引山东省一位领导1960年的大会讲话内容“山东省过去(1957年)人口为5500万,不到3年的时间,现在(1960年冬天)还有5000万,减少了500万。”甘肃定西地区的通渭、会宁、定西等县,以及平凉地区的静宁县和宁夏的西海固地区,三年困难时期,这一带县县发生过饿死人的现象。据当地了解情况的人估计,因为缺粮断粮饿死和浮肿无救而丧命的,最少已接近百万。其中通渭县,人口减少三分之一多,全县人口总数到1980年还没有恢复到五十年代中期的水平。 2009年4月8日,《广州日报》采访袁隆平时,袁表示“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几千万人啊。大跃进把树都砍了去炼钢铁,把生态破坏了,1959年大干旱,一年基本上没有收成,饿死了四五千万人啊。我看到路上有5个饿殍,倒在田坎旁边,倒在桥下和路边,我亲眼看见啊,那很凄惨的。”,朝鲜队现在球衣没赞助商了?西方怎么说的暂且不论,你既然相信党就读党史,就读党的喉舌出版的史书你也能知道半个世纪之前的中国究竟是啥样,假消息。